首页 >> 周刊绑架刘嘉玲

日本留学:去不同的城市留学你需要带多少钱?

统观国内外商业界,不少企业家背后都有一位关键为其“保驾护航”,或是“黄金搭档”,或是“左膀右臂”。 这种一把手与二把手相互组合,已经无可争议地成为左右企业发展的推动性力量。

如果一个组织是一辆汽车的话,这些组合就如同油门和刹车一般,缺一不可。 一家企业如果要做大,老板就要把自己的手脚都废掉,只剩下脑袋来思考、决策和沟通。

这些决策、蓝图需要二把手负责执行落地,某种意义上,二把手甚至会影响整个企业的生死。

大放异彩的“二当家”们1.华为“女皇”孙亚芳华为从不缺少功勋卓著的封疆大吏或一方诸侯,但能与任正非平起平坐的只有孙亚芳。 “华商韬略”文章指出,在公司传阅文件上,只有任正非与孙亚芳能够署名“某总”,其他人都得署全名。

1998年前后,华为因为战术、股权、贷款等问题颇受外界质疑。

心力交瘁的任正非深感公司对外沟通的重要性,因此,提议孙亚芳出任董事长,负责外部沟通与协调,自己则继续担任总裁一职,专攻内部管理。 孙亚芳担任华为董事长,确立了任正非一把手、孙亚芳二把手的高层管理模式,开启了华为“左非右芳”新时代。 从此以后,孙亚芳的身影开始出现在华为的许多对外活动上,向来不喜的任正非则更加理所当然退居幕后。

任正非说,孙亚芳的最大功绩是建立了华为市场体系。

外界评论认为“孙亚芳口才和风度俱佳,举止优雅,是个外交高手”。

而更深层的原因则是,任正非觉得孙亚芳是最“懂”自己的那个人,可堪大任。

孙亚芳在处理公司事务时,充分体现女性的高情商,在华为面临猜疑人心动荡时,她挺身而出,稳定军心;同时又颇具胆识和魄力,面对强悍如铁的“老板”并不惟命是从。 一个雷厉风行,一个和风细雨,组成了华为“芳非”时代的最佳搭档,他们共同带领华为不断经历着风风雨雨。

在中国,恐怕很少有大企业的最高层像任正非、孙亚芳这样,在近20年时间里一直是最佳拍档。

2.“可敬的老二”王永在王永在从1933年便跟随哥哥、台湾“经营之神”王永庆,一跟就是70多年。 在台塑,王永在一生安于“老二”之位,做王永庆的忠实执行者,并把成就和荣耀都归给王永庆。 他的哲学被台湾称为“老二哲学”,备受称道。

从最初的到台塑做大,王永在从未像其他家族企业的老二那样挑战老大的地位,也从未萌生自立门户的想法,始终维护王永庆的权威和领导。 他的最高职衔是集团副董事长,一天董事长也没有当过,但他从未表示出丝毫不快。

当请王永在谈经营之道时,他会毫不犹豫地回答,“跟我没关系,我都是听哥哥的,我只是在旁边吆喝而已。

”虽然“听哥哥的”是王永在的“铁律”,但王永庆不在时,他自身也有极强的大局观和领导力。

1990年,王永庆去美国分公司,一走两年,台湾总部交给王永在全权打理。

彼时,摆在王永在面前最大的挑战是落实台塑当时最大的投资案――“六轻计划”。

接手项目后,王永在一开始仍频繁请示王永庆,但王永庆却回道:“我人在美国,你在现。你解决就好。

”这之后,王永在开始单独指挥这场千亿工程。 每天,他4点多从台北出发,七点多到麦寮(项目所在地),先与主管开早餐会,然后巡视工地,晚上返回台北。 据统计,他往返于台北和麦寮之间的里程,可环绕全台湾263圈。 除了自己勤奋之外,王永在还特别注重调动团队的积极性。

他常对下属说,做事业就是不能惊,而且有进无退。 一旦团队做成事情,他就大加奖励,并把功劳归给团队。

他在接受采访时说,“我老了,头脑硬邦邦”,“我不知道,都是别人做的”。

台湾媒体评价王永在会做人,是一位“可敬的老二”。 3.马云“背后的男人”蔡崇信马云说,这辈子他要感谢四个人,一位是孙正义,一位是杨致远,还有一位是他崇拜的武侠小说作家金庸,最后一位,就是蔡崇信。

文章来源:http://zz-akwdi991.juhua674687.cn

标签:周刊绑架刘嘉玲,海王女主角男主角,林铎在全省作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