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 就有投资的基金

德克士“副餐”崛起背后:3个月1000万杯饮品能学到什么..

精彩章节试读:欧阳馨直望着林瑶h,好似愤愤不平地说道:“我们姐妹二人,行的正坐得端。 不像某些人,在皇家宫宴上就这样欺辱自家妹妹。

”‘自家妹妹’,林瑶h轻念这四个字,不禁觉得可笑。 自己何来的妹妹?难道庶母家兄长的女儿能称为自己的妹妹吗?要想显得自己无情**,起码也要找个好点的托词。 母亲大人尚在,她们拿庶母方氏来做巧,真是哪里来的的自信可以脱口而出?还将庶母家的表姐妹算成自己这个嫡女的‘自家姐妹’,真不知道国子监内,宫中的教养嬷嬷,会不会被她的爱徒欧阳馨气死?现下,自己还真是期待前世即将到来的学堂窘境。

只是不知道这一世,到底是谁会在国子监内困窘难耐?林瑶h不急轻笑。

果然,背后的污言,一旦挑明,大多都上不了台面。

若是遇到像欧阳家两姐妹这种背后风言风语的小人,只需让她们曝光于于众目睽睽之下,便会自相矛盾,自毁城墙。

“欧阳姐姐的话,把瑶h听糊涂了。

”林瑶h施然一笑,又继续道,“瑶h不知欧阳姐姐口中的自家妹妹是何许人也?九州三国之内,嫡庶之分明晰。 瑶h的母亲并无兄弟姐妹,又何来的自家表妹?莫不是因为二位姐姐,自己嫡庶身份不明,所以看我们众人皆是如此吧?”闻言,就坐于赏菊宴上的其他的贵女,看着欧阳姐妹俩的神情不悦异! 若是嫡庶一样,那今日来参加宫宴的就不只是自己了,还有那些个跟母亲相争的,狐媚子的孩子。 一时间,欧阳馨和欧阳芷被赏菊宴上的贵女们的眼神剜了个透。

吏部尚书欧阳正德家的那段宠妾灭妻的往事,又被人拿了出来,细细咀嚼。 在场的这些嫡小姐们,此时看着欧阳馨和欧阳芷两姐妹,只觉得恶心。

通过欧阳馨和欧阳芷,就好似看到了自己父亲后院里那些个为了荣华富贵爬床的丫鬟,仗着宠信欺辱自己母亲的姨娘,以及恨不得自己早日升天的庶姐庶妹。

众贵女们不自觉得立马就将欧阳馨和欧阳芷姐妹排挤出去,孤立在外。

欧阳馨的双眼泛着血红,恨不得现在就上去撕烂林瑶h的嘴巴。 她的生母曾是妾室,是气死了正室之后,才扶成了正室。 这件事拦在这里,是她难以挤入像郭依语这样大宛真正世家贵女之中的拦路虎。 一直都是她心底最深的耻辱,今日却被林瑶h曝光在了京中的众贵人面前,尤其是曝光在了大宛四大世家中排名第二,郭家嫡女郭依语的面前。

欧阳馨看着林瑶h,不禁恨得牙直痒。 这些贵女们怎么这般听林瑶h的话,就连自己一直想要巴结上的郭依语也主动与林瑶h交好,林瑶h她凭什么?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,不过今世却是欧阳姐妹落了下乘。

方文菲看到这种情形,略略停顿了一下。 也加入了众贵女排斥欧阳馨和欧阳芷的队伍中来。

与不到一刻前的情势形成了鲜明对比。 今日之事一出,上京中恐怕无和欧阳馨、欧阳芷姐妹俩相交,身份地位相同的嫡贵女。 林瑶h不禁低眉轻笑,不作不死。

欧阳馨,不知道今世的林瑶h还好欺负否?“林家的大小姐,果然不一般。

”这是一个娇宠蛮横的声音,却带着一丝天真与伶俐。

声音清脆动听,但悠悠的口气,含着叹息,好似指尖轻划于心口,碎下齑粉。

众人地心尖猛地一抽。 只见远远来了一座玲珑镂金凤驾。 凤驾之上,女子一袭金丝镶勒的浅橙色纱裙,摇曳在地。

外着玫红锦缎小袄,边角缝制着金银线条的雪狸绒毛。

一头锦缎般的长发用一支红玉珊瑚簪子挽成了坠月髻,下着一排挂坠琉璃帘,奢华精美,举世难寻。

一个宫婢跪行在女子身侧,头顶玲珑果盘。 却不敢跪慢半步,或快了半步,正好让那女子可以用银丝翡翠的玉夹,轻捏一颗杨梅,放入朱唇之中。 跪行的宫婢死死埋着头,害怕会像上一任侍奉主子品茶食果的宫婢一样,被赏了一丈红。

来人正是大名鼎鼎的玉珍公主,慕容珊,裴贤妃的爱女。

今年尚未满12岁,可残忍、骄纵却早已是世人皆知。 是大宛国身份最为尊贵的公主,也是皇帝慕容平的掌上明珠。 食千户,邑万家。

肤色雪白,双眸灵动,娇小玲珑。

只是此时,玉珍公主那双乌溜溜,漆黑发亮的眼睛,不掩眸中的精乖之气。 正居高临下的盯着林瑶h,眸中还透着一股狠厉与玩味。 众贵女不由得心惊,林瑶h这下要倒霉了。

被玉珍公主看上,真是有十条命也活不出一个月。

玉珍公主的黑瞳盯了林瑶h半刻,透着一丝残忍地玩味,“你便是镇国大将军的嫡长女林瑶h?”此话一出,站在林瑶h身旁的其他贵女不由得心尖一颤。

林瑶h却唇角含笑,目光温和,淡定从容,“回公主,臣女确是林瑶h。

”林瑶h没有丝毫闪躲,吐字清晰清脆,打破了周围战战兢兢的气息。

众贵女不禁思忖,还好有林瑶h在。 要不光是玉珍公主一靠近她们,她们就能吓得腿脚发软,瘫倒在地。 闻言,玉珍公主的黑瞳上下打量了林瑶h,“你倒是个有胆量的。 既是如此,本公主正缺一个伴读,你可愿进宫伴侍?”自古能当太子和公主伴读的,议亲之时,大都会被京中的贵人们相抢。 只是这玉珍公主的伴读?――这可是要命的差事。

虽然众贵女心忖,眼前这镇国大将军的嫡女,机智果敢,又聪慧过人。 但玉珍公主金口已开,皇帝又那么宠爱她。 纵使林瑶h是镇国大将军的嫡长女,此时她也推拖不得,只能无能为力的自求多!

可让在场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,林瑶h此时却双颊带了粉红,眸光含羞,似是躲闪,看向了太子慕容翎道,“回禀公主,臣女能得公主青眼,心中荣感万分,只是臣女持了即将册封太子正妃的玉如意。

恐怕暂时不能进宫伴侍。 ”玉珍公主闻言似是一愣,黑眸看向了自己的亲哥哥。

只见慕容翎看着林瑶h方才转瞬即逝的娇媚,有一丝晃神。

慕容珊心中不由得有所思量。 小说《重生专宠:摄政王的毒妃》第十六章不作不死试读结束。 展开阅读全文。

文章来源:http://zz-epyws848.juhua677464.cn

标签:就有投资的基金,女足荷兰谁球,车不让电动车